中途开始的东西什么都不算数

爱を歌うそぶりみせられながら
仆はまた骗され

【村荒】【当奈良】文化祭

谢谢年年!赞美年年!!年年有那————么棒!TqT(比划

子年07:

这边也发一遍好了 @クロロホルム骨 生日快乐!


时间点应该稍早于故事现在。文化祭老梗。


苇原老师可能没有提过的称呼我就乱用了非常抱歉。


 


“欢迎来到,六颖馆,高等学校,文化祭。”


穗刈一字一顿的读出校门外赫然入目迎风招展的巨大条幅,又扫视了一番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人流,“很热闹啊,倒是。”


“我记得应该是这边……”村上遥指某栋楼,“荒船他们的节目应该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开始了吧?”


穗刈轻拍他的肩,几步远的地方有也穿着学兰的醒目三人组,看上去是迷路了,出水正在研究门口的路牌,当真和米屋在说着什么,见他们两个人过来就打了个招呼。


“你们也来看荒船的戏?”村上也招呼着。


“来看奈良坂吧?”穗刈看了看这个人员构成很快得出了结论。


“嗯先来看看奈良坂。”米屋爽朗的说,“因为奈良坂威胁我们绝对不能来看他。”


“嗯,他威胁我们敢来就一枪毙了我们。”出水也回过头来。


“奈良坂他们班出的什么?”村上有点好奇。


“也就普通的咖啡厅那种吧。”当真扬起左边眉,“普通的。”


村上和穗刈简直想脱口而出吐槽大哥你这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意思。旁边俩人似乎是司空见惯百毒不侵,又开始争论是往左走往右走。穗刈及时截住了他们,“三轮怎么没来?”


“不是奈良坂威胁我们不许来吗。”出水和米屋一脸严肃。


穗刈村上无言以对。


“那一会儿见。”当真招招手拎起他俩的衣领就果断右拐,“都和你俩说了我知道往哪走……你们俩宁可相信路牌也不相信对这个学校的地形了如指掌的当真桑我吗!”


哦,了如指掌。


穗刈拍了拍村上以示安慰,“没事,一会儿你就看见队长了。”


村上:……


 


又往前走了没几步,“呀嘿”着打了个招呼的犬饲从后面跳过来了,一指当真他们去的方向,说,“刚看见当真过去奈良坂那边了——来看荒船的?”


“啊对。”穗刈说。


犬饲左看右看了一会儿,“阿影阿添都没来?也罢,他肯定嫌这边人太多,荒船的话他还在后台做准备,我也去那边看过了。”


“怎么样?”村上问。


“怎么说呢,很入戏吧。”犬饲想了想,“看了你就知道。”


 


到达之后却眼见着彩排现场陷入了毫无征兆的混乱之中,人头攒动,导演妹子一手扯着头发一手摇晃着剧本卷看起来不知所措生无可恋。犬饲急忙赶过去问出了什么大事。


然而村上和穗刈的目光马上被腰板挺直目光炯炯在舞台一侧正坐的荒船吸引了。


简直是风浪中心岿然不动。


好像有点知道犬饲刚刚是什么意思了。两个人打开手机开始默默的咔咔拍照。入镜的荒船穿着正式的纹付羽织袴,见他们两个来了,点头致意,气派如同兵列阵前的主帅。


“是这样的角色吗?他原来的话……”穗刈若有所思。“放到同人里,这就是ooc的架空了。”


村上收起手机,大概盯了荒船足足五秒。


事后穗刈才反应过来,村上这是在试图把这个场景永久记忆。


“好办的很啊。”犬饲拉着导演妹子穿过人群,“虽然勇人他受伤确实是非常事出突然很可惜,但救世主来了啊。”


穗刈见状迅速把村上往前推。


刚刚收回视线的村上还处于完全状况外,导演妹子已经开始用审慎的目光来上下打量他,犬饲也转头来解释:“简而言之,就是要和荒船演对手戏的勇人君刚刚不小心因为布景受伤去医院了……大概也就钢你能救这个场了。山口桑你们有什么能躺下来的东西吗,床或者沙发这一类。”


“有的!”导演妹子似乎有点困惑,但还是应下了。犬饲从她手里接过剧本塞到村上手里,“你还有一个小时,钢神。”


后面的荒船突然被戳中了笑点顿时破功,村上也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还是有点勉强。因为展开太过于突如其来,村上还处于一种犹豫不定的状态。


“上吧,”荒船又恢复了严肃,“也就你行了。”


什么叫也就我行了……村上仍然感觉这事乌龙……他只不过是一个别的学校的半路过来围观的然后就突然被组织强行赶鸭子上架交付了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变成了被围观对象?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导演妹子一脸期待他简直都不忍去看了。而且后面仍然在培养戏感端坐的某人热度沸腾的目光也让他压力陡增。


他甚至觉得荒船对于换人了这事很高兴。


他打开了剧本。


片场的人几乎都安静了下来。


他哗哗的翻着页。


他要替补的那个角色是一个亡命天涯的浪人,身怀绝技骁勇善战谋略过人,很多明主都想以重金豪情将其纳到帐下,然而命途多舛使他看透世态炎凉,被他一一婉拒他后来遇见了荒船所扮演的主公,此人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三顾茅庐甚至愿意把俸禄一半分享,将其地位抬高到与自己等同,他后来感激涕零遂应了。


卧槽这不就是那个岛xx和那个石xxx吗。


他翻完了最后一页。


“怎么样,我觉得你气质特别合适。”妹子非常兴奋,“你一看就像剑道部出身的,看上去就非常适合拿刀。”


“真有眼光啊妹子,border攻击手第四位呢这是。”穗刈小声自言自语,“一个人能正面扛仨兔子的怪物。”


村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躺下了,剧本还拿在手里,围观群众大多对于这人看完倒下蒙头大睡不明所以,犬饲则安抚他们安静下来“放心等他醒来就可以拯救世界了”。


15分钟后,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荒船的脸。


“你怎么站过来了。”他说。


“请你出山。”荒船伸手拉他起来。“准备完了?”


“嗯。万事皆备。”


四目相对。


“换衣服的话,我可以帮你系腰带……”两个人往后台走。


然而两人讲话的声音被周围一片诸如“卧槽这人是神吗?”“卧槽这人考试不会超轻松吗?”之类的不可思议的议论淹没了。导演妹子几乎要喜极而泣。


而穗刈同学转过头去表示他需要一副墨镜。


 


后场。


“第一次看你穿这么正式。”村上又低头看了一眼。


“啊。”荒船打着结,“你不也是来三门市没多久没见过,我新年参拜也这样。”


“帅气啊。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村上干脆直白的评价说。


“喔。”


村上看见他耳朵有点红。


完成之后,半晌荒船也说了句:“你也是。”


村上不明所以:“怎么。”


“很帅啊。”荒船最后上下打量了下,“山口桑说的是,你果然适合,气宇轩昂。我觉得我更适合那种平民粗野气,不太适合这种受到传统熏陶的贵族阶层角色。”


“你现在说话的方式都文气了,还说不适合。”


导演妹子敲了敲门问他们好了没有,然后等他们出来之后,激动的导演妹子似乎是从某两个内部人员那里得知了村上和荒船的传闻,和他们说“你们拿着刀随便加点戏也没事。我们这个剧本反正也只是拿岛xx作为蓝本升发的。”


村上眉有点耷拉,这剧本临场真是各种随心所欲啊……偏头看旁边荒船倒是一脸跃跃欲试。心理上的某点被击溃。


管它呢,试一试吧。


 


“啊……赶上了赶上了。”


“喔,当真。”犬饲和穗刈打了个招呼。后面落了几步的米屋和出水似乎在强行憋笑。


“怎么了?”穗刈发现了盲点,“额角这里。”


“当真前辈被我们队的奈良坂打了——”


听话的两人看起来已经见怪不怪了,“怎么。”


“你猜怎么着,奈良坂穿了个竹笋的玩偶服,就外面只露着一张脸那种!看见我们去了整个人就炸了,然后当真前辈就——”出水在下一秒就被慌不择路的当真强行勒脖子,“信不信我也一枪毙了你们几个。”


出水不说话了,跑到一边去咔咔的咳嗽,米屋哭笑不得的拍他的背。


 


这时台上开演了。


人越聚越多,好像是都听说了演员临时更替的事情,到现场来看却是秩序井然并无异样。


首先出场的是村上。上来就是哈姆雷特式的大段大段的独白……这真的是战国时代么……编剧也文艺过头了吧……


“这是那个一个小时前换的人吗?这台词看不出生疏啊……”


“卧槽这IQ是神吗……”


台上的人倏然拔刀,威威生风,台下掌声雷动。


“拔刀也超帅的啊,是相关社团的吧……”


“我们剑道部没有见过啊……”


border的内部人员看上去都是稀松平常的表情,大概是见多了钢睡一觉起来各种秒天秒地的凶悍势头,背个书算啥。


荒船出场了。上来就是一个漂亮的格挡。


收刀缓礼。


你们俩已经完全抛弃剧本开始秀你们的剑道师承吧。


台下又是掌声雷动。一片咔咔拍照声。


“久仰阁下大名,惟愿一见,聊解愚望,方平夙愿。”


四目相对。


“您是当下英豪,何敢蒙此厚誉。且在下愚顽,浪迹多时,才疏学浅,恐不能当此重任……”


当真已经在打呵欠了。“他们要说多久……”


结果接下来非常不如当真所愿的一大段都是应邀入室正坐长谈。情深意切处,泪下沾襟。


场下的观众有的也被戳中了泪点,开始传递纸巾。


“还不如看他们打rank战……”当真的哈欠已经止不住了。


这边厢村上已经被执手再次被深情重邀,然而村上仍然是面色犹疑目光疏离。荒船仰天长叹恨不得剖心剜肺以示赤诚。


“我从初识之日起,就被阁下英武之气所折服,哪怕身处同一战场,能目视阁下纵马扬威之势便心满意足。哪曾想天赐良机,惟愿同阁下共栖一帐情同手足,从此出生入死肝胆相照啊!”


嗯你们已经一起砍了很多neighbor了。而且情同手足就差住一块了。也没少往铃鸣支部跑啊荒船你。也没少往本部跑啊钢。你们俩假想训练室一呆一天谁知道你们在搞什么。


……内心碎碎念的穗刈。


到荒船说愿奉一半俸禄,永为坐上宾的时候,全场气氛也随之到达高潮,人们怀着如同在婚礼现场等着一句“我答应”的激动心情。


如愿以偿的,他回复:“蒙此大恩当涌泉相报,今日起愿奔走马前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然后两个人起身对视,然后紧紧相拥。


场内也爆发出一阵欢呼。手机一片拍照咔咔声。


“两个人好配喔~”


犬饲已经听到后面有个妹子在感慨了。


“嗯,简直就是战国名士又复生了!还好在一起了。刚才感觉剧本有点改,还以为那个浪人不会接受了……”另一个妹子听起来也非常激动。


“嗯还好在一起了……不过我感觉吧,还是浪人应该在上面……”


犬饲一脸“等等你们在说地球上的语言吗我为什么听不懂”。


 


接下来的几个战斗场景,因为村上明显非常专业,度也拿捏的极好,表演出来的效果远超预期。导演妹子掩面喜极而泣。


表演结束了,穗刈想叫醒不知道啥时候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的当真,然而没成功。


大家自然是对村上临危受命赞不绝口,荒船也拍拍他以示赞赏,说了句“挺帅啊!”大家都→_→。


然后荒船和村上就被热情观众扑过来问问题了。


大家也相应的让开通路。出水退到一边打开手机发现穗刈和犬饲邀请他进入了新的群聊“谁来说说当真怎么了”。


出水迟疑了一下,打出了几个字:“快要远征了,我不想让当真桑在外面把我弄死。”


犬饲:这有什么,我帮你推到阳介身上。


米屋:喂!那犬饲前辈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犬饲:我知道是你拉出水去看奈良坂的吧,你回队里就会被一枪毙了。反正都是毙了。


穗刈:逻辑不通。


犬饲:快说吧谁被毙了这事以后再说。


出水:就是奈良坂穿成了一个竹笋的样子在他们班那里卖饼干。确实很普通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咖啡厅。


穗刈:哦。


村上:哦。


荒船:哦。


犬饲:……


米屋抬头看了一眼,好像他们俩已经回后台换衣服了。


出水:就只露着脸嘛,头套压着刘海就有点戳眼睛,他那个衣服也很大,手够不到。当真桑就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上去帮他撩刘海了。


穗刈:倒吸冷气.jpg


米屋:你也知道当真前辈嘛,穿着学兰还飞机头。


出水:不良给优等生撩刘海什么的。


穗刈:倒吸冷气.jpg


出水:他们班那边的女生都炸了。拍照就不说了,有人甚至要跑过来问问题。奈良坂本来就炸的够呛,然后一拳上去,另一个手饼干没托住,他差点要摔倒在地上。


米屋:当真前辈就往前抱住他。他没摔,饼干也没事。当真前辈脑袋磕门上了。还流血了。


出水:他想要个饼干作为安慰。


米屋:被拒绝了。


出水:被拒绝了。奈良坂还说你快起开。


犬饲:一脸懵逼.jpg


穗刈:又秀


村上:又秀


荒船:又秀


穗刈:……楼上你们两个……


穗刈:【图片】


穗刈:当真醒了,他说奈良坂他们班结束了,奈良坂说带他去这边的校医院,他找不到我们就先走了。


穗刈:还是散了吧,这群。




p.s.感谢看到最后w祝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41)
  1. 中途开始的东西什么都不算数子年07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年年!赞美年年!!年年有那————么棒!TqT(比划

© 中途开始的东西什么都不算数 | Powered by LOFTER